天恩浩瀚--我的靈魂療癒三部曲

Linda Yu

 

母親節前一場家庭聚餐,久未相見的親戚和小輩坐了兩桌,美食當前,好不熱鬧。席間聽到幾個年輕的小輩討論起關於哪家的蜜餞、牛肉乾好吃的話題,有的說台北的好吃,有的說這裡的"老字號"也不錯,她們說的熱烈,我聽得莞爾,由於自己不喜吃零食,只在她們問我意見時,點頭附和而已。說實話,我從沒去"老字號"買過任何食品,也不認為自己會有機會去採買,但是怎麼都沒有料到的是,它卻為我揭開了靈魂療癒的序幕。

是時我剛好參加了太陽盛德老師在五月初開始的”靈魂滋養療癒班”,就在那幾天後,一個夜涼如水的晚上做心法,我一邊回味老師在上課中講的話,一邊想著"究竟要怎麼才能讓靈魂發光?"

我閉著眼逐漸融入了非常深沉的寧靜中,倏忽間,在我眼前現出三個字---“老自號"。

不同於"老字號"的是中間是自己的自,看見這三個字第一個念頭是"這是什麼店,有什麼產品?"

訊息馬上傳來:"這是自我專賣店,專門出產自我的附著物。"

我眼前出現了一系列的產品:

自大、自滿、自傲、自憐、自私、我執、妒忌、懷疑、恐懼、自以為是、自欺欺人…..真的是族繁不及備載。

訊息繼續傳送:"每個人都有他專屬的老自號,只是產品比例不一樣,要讓靈魂發光,首先要看見自己的老自號,然後放掉那些老自號。"

我看著那些在生死流轉中打滾,既固著又古老的老自號,心中頓時湧起了許多生命場景,那一幕幕衝突、傷害、對立、不愉快的背後,都有一個我的老自號在做主,我不禁流下慚愧的眼淚,我明白了如果我想要靈魂發光,一定要放掉這些老自號。

這是我靈魂療癒的第一部曲----看見老自號。

在”靈魂滋養療癒班”裡,老師醞釀了一個強大的能量場,幫助我們打開卡住我們靈魂的層層束縛,在一個靈魂淨化的觀想練習中,來自光中的我與現在的我面對面,那個光中的我散發出如許美麗圓潤、祥和閃亮的金白色光芒,在強大的對比之下,地球版本的我是如此萎縮、黯淡、凹凹凸凸、斑斑駁駁,光中的我帶著無限溫柔用像仙女棒一樣的手碰觸我,傳遞著充滿愛的能量,讓我那些一層層的保護膜逐漸溶解剝落。

然後,我看見了我的心破了一個洞。我想起母親在世前,因心臟不好常為心絞痛所苦,經常指著我的心口某個點對我說: "妳就和我一樣,以後年長了,這個點就會痛。"

我不知道她何以會這樣說,但心口那個點確實常常隱隱作痛,去看醫生也沒查出個所以然來。光中的我對我說:"那是靈魂層面上的洞反應到身體上的痛。"

我的眼淚泊泊而下,我看到那個洞如此黝黑深遠,訊息接著傳來: "小我的愛是褊狹的、求回報的、有條件的,看起來付出愛,但其實都是出於愛自己。所以每當得不到預期的回饋,就會責怪,就會受傷,一直在欠實中,受傷久了就形成了一個洞。"我想到自己在這一生中,總覺得別人給我的愛不夠,總覺得別人負我,總覺得不公平,為什麼總是真心換無情,回首前塵往事,我淚如雨下。

光中的我繼續說: "圓滿的愛不因為別人給它而增加,也不因為別人不給它而減少。就像太陽不論你的門是關閉還是敞開,它都一樣給出它的光。"

接著她顯示她的心鑽是如此多如此多的切面,任何角度都輝映出璀璨的亮光,相形之下我的心只有幾個粗略的切面,當別人的反應無法落在我的角度上,我就失落了,黯然神傷了。

光中的我不斷用強大能量注入那個洞,並從我的身後擁住我,讓她每一絲光纖都與我合一。

這是我靈魂療癒的第二部曲----看見心中的洞。

待大家分享上述各人的心得後,接著老師又帶領做另一個練習,看我們是否能借助光中的自己,進入自己的資料庫, 對於自己靈魂記憶體中的過去世有所瞥見。

由於之前的頻率久未散去,我幾乎一閉上眼就看到光中的我在面前,當我請求進入自己的資料庫時,她只顯示了兩個畫面,一個是在講經說法的老者,一個是獨自在山洞打坐的俠女,兩個場景一閃即逝。光中的我對我說:"那些故事不重要, 所有的故事都是虛妄的,包括那些令妳痛哭流涕、撕心裂肺的故事都是虛妄的,主要的是為了靈魂晉級。" 接著,我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巨大的資料庫裡,裏面全佈滿了線路圖,而這些線路 是由無數明滅的光點組成,那樣龐大的景觀令人嘆為觀止。光中的我告訴我:" 這是靈魂晉級所有可能性的線路圖。"她並指出一條明顯穩定閃亮的線路說:"這是妳現在正在進行的線路----愛與感恩的路。記住,所有的故事都是虛妄,不要被那些迷惑,靈魂晉級才是主軸,好好的走在現在的路上。"我的心情激動不已,直到老師的聲音響起結束練習,我還回不過神。

這是我靈魂療癒的第三部曲----看見靈魂晉級的線路圖。

後記:

當晚入睡,覺得心口強烈劇痛,那個洞以痛苦儲存,也就以痛苦釋放。流著眼淚再度觀想光中的我用充滿能量的手,將太陽的光、宇宙的愛注入、撫平、填滿那個洞,在過程中,我一點一滴的明白了關於這個洞的存在。

母親和我不但血脈相連,靈魂也相連。雖然如此,母女關係卻不親密,母親因對哥哥的偏愛,長期對我有一種過度不合理的對待,使我一直憤怒不平。父親先母親幾年過世,父親病重不能言語時,嘗試用盡微弱的力氣,想將我的手和母親的手握在一起而未果,母親不知父親的用意,但我心中是明白的,我知道父親希望我和母親和解,而即使在那一刻,我都做不到,無法依順他最後的願望,每一憶及此真是心如刀割,由此可見我對母親的心結有多深。母親身體狀況良好,頭腦一直很清楚,只因衰老在92歲高齡過世,她生前我雖極力做好照顧她的一切事宜,但心和她還是疏離的。

在她離世前半年,有一晚我幫她沐浴好服侍她睡覺時,她對我說:"妳知道嗎?我最憤恨難消的事就是我的媽媽對我不公平!",我聞言幾乎跳起,全身發抖趕緊跑出房間外,"她到92歲了都難忘她母親對她的不公平,那她怎能這樣對我!”我的眼淚漱漱流下,多少的委屈狂風似的襲上心頭,哭了一陣,想著我不想像她到了這個年紀還記著母親對她不公平,這也許是唯一的機會可以和她面對這個心結。我再回到她床前,握著她的手對她說:"有時父母並不知道他們那樣做會傷害子女,妳已經92歲了,妳一定要原諒妳的母親,就像我要原諒妳一樣。"

母親怔忡的看著我一會兒說:"妳為什麼要對我說這些?”

“因為愛,日子還要往前走。"我含著眼淚告訴她,她點點頭默然無語。

回憶至此,我開始看到原來母親一生中所承受的打壓和苦難,讓她在靈魂深處也有個洞,她對她的痛苦無能為力,便不自覺的在我身上複製了她的痛苦,無論是生理上或是心理上。人間世的傷害多是用原諒或寬恕去昇華,但是靈魂深處的創傷依舊存在,未經修復的傷口還是不斷在以負能量的方式影響著生活中每個角落。經過這次"靈魂滋養療癒班”,母親和我兩代靈魂的創傷都得到了救贖。

至此,我知道我可以全然的擁抱母親以及她的和我的洞。 至此,我知道母親的靈魂可以超脫,隨著光的祝福安心的離去。

再三感恩太陽盛德老師的造就,啟動了我們源源不絕的療癒泉力。感恩! 感恩! 也衷心盼望有更多有緣人因為參加這個難得殊勝的心靈饗宴而真正找到自己與豐盛的未來!

 

 

 

 

  © Copyrights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Super Life Secret Codes.